Nature自然科研解读Nature论文《振兴世界乡村》

 
 

两位中国学者谈乡村复兴:乡村衰落是全球城市化的必然代价吗?

原创 2017-08-18  Nature自然科研

      原文以Revitalize the worlds countryside为标题

      发布在2017817日的《自然》评论版块上

      原文作者:中国科学院地理资源研究所区域农业与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彦随 &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副研究员李玉恒

刘彦随和李玉恒在本周的《自然》杂志上发表评论文章,

认为在全球的城市化进程下,农村同时需要复兴。

城市化备受关注。为了提高经济发展水平和生活标准,大部分国家都在进行城市扩张。世界各地的城市人口比例从1960年的33%上升到2016年的54%,亚洲和非洲的增长尤其明显。但随之而来的乡村衰落鲜少被提及。在大多数地区,即使乡村的人口在缓慢增长,活力却越来越小。

以中国为例,这些趋势日益明显。仅在去年,就有将近1.7亿农村人口(其中大多数为青壮年)离开家乡来到城市。寻找工作是主要原因:1990年至2014年间,中国农村的工作岗位减少了20%以上。城市工作薪酬更高:2015年,背井离乡的农村人口在城市的收入比留在农村的高21%左右。

农村人口进城带走了家乡的活力,留守家庭只能勉强维持小块田地的耕种。在中国,每年有200万公顷的农田被弃耕; 2015年,6000万儿童、4700万妇女和5000万老人留守农村。在过去的25年里,中国三分之二以上的农村小学已经关闭。中国农村老人的自杀率(每十万人中47人死亡)是美国的三倍。

乡村衰落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参见“世界乡村人口”)。从美国、瑞典到撒哈拉以南非洲,城乡差距都在扩大。城市吸引了大部分的政府资金、私人投资甚至研究资源。例如,自1980年以来,中国城市收到的公共和私人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总额70%以上。贫穷国家的情况尤其严重,驱动农民进城的是生存而不是机会。例如,尼日利亚的哈科特港、印度的孟买和墨西哥城等城市的贫民窟正在扩大,因为贫穷且未受过教育的农村人口不断涌入城市寻求财富。

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一直在研究如何通过治理土地问题来改善中国的农村生活和经济(参见“中国的挑战”)。例如,有一些项目旨在提高土壤肥力和控制洪涝,它们提高了西部黄土高原地区的农业产量和农民收入。我们及其他研究团体的研究表明,通过改善基础设施,开发当地土地